宗教信仰的存在(卡拉马佐夫兄弟)书评

阿辽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信仰的代言人,他拥有作者所赋予他的一切人间最美好的品质:诚实、慈爱、善良、宽容、纯真……妥氏的宗教观念长久以来是他作品中的一个极为重要的主题(例如拉斯柯尔尼科夫最后的皈依基督),即便妥氏在文中也有着对于宗教无上神力的质疑,佐西马长老死后的尸臭事件便是最重要的一个表现。但在我看来,陀思妥耶夫斯基只不过是质疑了宗教关于神迹的一部分,他否认了耶稣基督能够给信仰他的人以超乎自然的力量的一部分。但在妥氏作品中,其宗教信仰的核心,是关于善与爱的论辩,他不倦在作品中讨论主所推崇的向善与爱他人的思想:阿辽沙爱着所有人,他爱着作为他人生导师的佐西马长老,爱着情绪古怪的丽扎,他也爱着之前素不相识甚至拿石头砸他的伊柳沙,甚至蔑视上帝、具有虚无主义倾向的伊万。他因为有信仰、信奉着上帝善与爱的思想,他爱着所有人,他的行为饱含着一切最正直的词语所能形容的动因,他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宗教救世理想的具象化,正是因为有着信仰,阿辽沙(陀思妥耶夫斯基)才能在这残酷的真实世界中,展现着美丽与纯净的东西。

而如今中国人,却是没有信仰的。在今天大多数人眼中,“宗教”这个词语必然是和“迷信”挂钩的。无论信仰,只要沾染了“宗教”二字,便有了贬义成分,于是没有了宗教,没有了信仰,没有了封建迷信。

没有信仰的中国,在文化的呈现方面少了一个大的主题,在西方文学中,宗教一直为其提供着巨大的源流。而到了中国的文学,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虽然八十年代以来先锋派作家们对于国外文学形式有着不断地学习吸收,但最终只是完成了形式上的模仿,而在思想上却相较西方作家有所差距,近代西方作家不管是讲宗教作为文化底蕴或象征隐喻(喧哗与骚动)还是作为救世道路(荒原),基督教义都为他们?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源泉。缺乏信仰的中国至少在创作内容方面,较西方是少了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