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夜雨——谈莫大先生(笑傲江湖)书评

最近一时兴起想看看金庸小说。说实话,从小只断断续续看过各版电视剧,而原着小说却不曾翻过。许多剧情只模糊记得大概,人物也只大致一个轮廓。便上网搜了搜,金书那么多,先看那本好?知乎上说别先看《鹿鼎记》,按成书顺序来。也有人说了说各书特点,建议选自己喜欢的便好。令狐冲最为洒脱自由,便从《笑傲江湖》开始看起。
没想到最后却喜欢上一个配角。
当然,刘正风和曲洋我也好萌,但关于莫大先生,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想从那凄苦的胡琴声听出些什么来。这样一个人物如同谜团一样吸引人,又因为他全书旁观者的立场让人难以捉摸。
好像一个幽灵。
也许确是一个幽灵吧。有知友说,莫大者,“哀莫大于心死,愁莫大于无志”也。在多年前、第一次拉出凄苦的胡琴时,出于某种未言明的原因,心灰意冷的莫大先生从此消沉,拉着凄凉的曲调,隐于岳阳市井间,成为了江湖的旁观者。
可他偏偏又是衡山派掌门。若非如此,他大约会和跟卖馄饨的何三七一样完全混迹于市井间,彻底远离江湖纷争。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刘正风也想退隐江湖,可却引来如此腥风血雨,莫大先生不会预料不到。但他无法挺身而出。
就因他是衡山派掌门。若他为刘正风辩护,定会被扣上一顶勾结魔教的帽子,说不准还能从他家搜查出什么证据来,污水泼得叫他有口也说不清,进而整个衡山派都会受到牵连。
——这个套路咋看起来如此眼熟,我不禁想起来杨继盛被杀时的徐少湖。
但莫大先生也并非徐阶那样的政治家,虽然此书是政治讽喻。他类似于政治失意被贬的官员,一方面愤怒于朝廷滥杀忠良,一方面又顾忌门生故旧不敢正面反对,又为了一城一地的百姓没办法挂冠归隐。责任和自由在他内心撕扯,于是他就只有拉着凄苦的胡琴保持着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痛苦悲哀地旁观,无能为力。
他已做了所有力所能及之事,低调地小心翼翼地在诸大势力的夹缝之中周旋,对于许多事情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多么悲哀,也难怪他的琴声被师弟评为“一味凄苦”。
可他原本是个怎样的人?

【 费彬见他并无恶意,又素知他和刘正风不睦,便道:「多谢莫大先生,俺师哥好。贵派的刘正风和魔教妖人结交,意欲不利我五岳剑派。莫大先生,你说该当如何处置?」莫大先生向刘正风走近两步,森然道:「该杀!」这「杀」字刚出口,寒光陡闪,手中已多了一柄又薄又窄的长剑,猛地反刺,直指费彬胸口。这一下出招快极,抑且如梦如幻,正是「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中的绝招。 】

读到这里时我是又惊又叹。大巧若拙,大智如愚。低调保身的莫大先生事实上并非任人宰割之辈,只是隐忍不发,怒火却暗暗燃烧。莫大先生恐怕一直如同幽灵般跟着刘正风和曲洋,觑得一个空子便凌厉出手,果断利落,“该杀”二字里蕴含了他多少愤怒!但又在手刃费彬后,一言不发毫不关心地奏着凄凉的潇湘夜雨隐入松林之中。刘正风是否能从师兄“一味凄苦”的琴音中分辨出些许关怀呢?他二人关系并非如外人所说,不和的只是对音乐理解的区别。想当初入门时,刘正风是否也会怯怯拉着莫大的衣袖,轻声唤一句“师兄”?莫大应也在武功和音乐上对师弟有所指点。他若不是掌门,恐怕拼却一身武功性命,也会保师弟一家平安的吧。奈何奈何,人生在世,哪里能得完全的自由呢?洒脱如令狐冲,随心自在,却不也为情所困么。
鸡鸣渡上他和令狐冲喝酒长谈,赞扬令狐冲的人格,与其惺惺相惜,对江湖诸事也是黑白分明,实乃性情中人。他是否在令狐冲身上看到了当初自己的影子呢?曾经衡山派的大师兄,风雅知节,尤善音律,大约也颇得江湖女子的钦慕吧。奈何世事沧桑,也许他见到门派中何等黑暗内幕,或者心上之人嫁与他人,总之他的世界曾经历翻天覆地的黑暗,从此再无一丝亮色,一把胡琴也拉得凄清苍凉。
他最终为了责任差点葬身华山洞窟之中。莫大先生武功已经算是上游水平了,一直隐于市井、不插手江湖事、明哲保身的他对于提高武功似乎并无很大想法。当然每一个练武之人对于没见过的招式会有好奇,更何况那又是衡山派曾经失传的武学。若是能传承下来,也不负衡山派先辈的厚望了,而且还能增强衡山弟子的实力,莫大先生大概这么想着,走进了那个危机四伏的洞窟。躺在地上装死的莫大心中是悲戚漠然的吧,这个世界又让他绝望了一次。衡山派的弟子,如果他们能得掌门人一丝真传,希望他们也能机灵点趴下装死熬过一劫,但死亡的肯定是大多数。莫大先生的胡琴声,恐怕又要哀戚三分了。
望着自由洒脱无拘无束的令狐冲,莫大先生大约是欣羡的,故而会在冲盈大婚时前来拉一曲《凤求凰》。只是在奏曲时不免会想起自己无奈悲凉的人生,想起曾经年少无邪的时光,想到世事的黑暗无常,恭贺的乐曲里也带上了凄清苍凉。
一曲毕,飘然而去,江湖再不闻潇湘夜雨,再无莫大先生。